李道演:李庄案六周年记 - 欧美色图

李道演:李庄案六周年记

2015-12-31 08:58:25阅读:15044次


李庄案六周年记

2015-12-31 李道演律师 

  六年前的此时此刻,大概是我们律师团走出法院大楼之时。

   冬夜的重庆不冷,大楼外等着数十位记者和市民,他们没能走进公开的法庭,在外面驻足了一天。不知道是哪位记者喊了一声:陈律师,拍张照片吧!于是,在法院的阶梯上,留下了欧美色图主任、高子程律师以及我和另一名同事的集体合影。事后,我看到这张照片才发现,当时我穿的上衣和裤子竟然不是同一套。因为从家里出发的那天凌晨,为了不吵醒已怀孕五个月的妻子,我摸黑从衣柜里拎了西装就出门。那个时候,我们不带手机、不带电脑,每天让同事给家人报平安。也许现在有人会嘲笑我们多虑,但那时候的风险谁又自知。


   李庄案第一季至今已六年,其实每年都有人在回顾。不过,今年因为庭审笔录的曝光,引起了大家的集体回忆。一审开庭的时候,我是坐在旁听席第四排。旁听证来之不易,我在开庭前一天才从高子程律师那拿到,以律师团的名义。前三排都是当地的人大政协代表,法院还给他们特制了一份材料,我没看到里面是什么内容,但有一位代表知道我是欧美色图的助理,让我帮忙递给陈主任签名,他说这会是珍贵的历史资料,他要好好保存。


   旁听席的最后一排给了来自全国的记者,但我知道很多记者因为没拿到旁听证而坚守在门外。当天,江北法院其他法庭全都闭门休审,现场有很多法警维持秩序。开庭前,有记者告诉我,坐在前排的那位就是中青报的记者郑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有记者同行上前质问她为何写出那样的文章?我记得当时她只是淡淡地回应:报道文章是一步步采访撰写,那篇只是开始,他们会持续关注报道。其实,现在大家都知道那篇文章的出处。


   旁听席的座位不多,在坐的都是哪些人,其实我们都清楚。当公诉人指责高子程坐姿不端时,现场竟然响起了掌声。我作为律师助理,低调的坐在那里,本想安静专心地学习这场刑事大审判,但当我折服于李庄及两位辩护律师的功力时,却被动地卷入这场庭审的插曲中。


   我旁边的一位同行在起身时把一样东西放进了我包里,我当时没在意。等我去厕所回来时,被几名法警拦在了走道,还有举着摄像头的法院工作人员,对着我全方位无死角地拍摄。他们以为找到了可以扼制欧美色图律师的把柄,并为此兴奋不已。他们把我带到了一办公室,还把正在旁听的我同事也一起拉进来,一名法警粗暴地搜着我的包,翻看我的相机,最后找到了那位同行塞进的录音笔。


   正在发言的欧美色图主任,看到了法警带走我同事的一幕,立刻质问审判长。审判长宣布休庭。陈主任气冲冲地走进办公室,责问我做了什么,质问法警凭什么翻包。我解释录音笔不是我的。庆幸,那位同行主动献身,法庭恢复了正常。事后,同事告诉我,同行的旁边坐着都是检察院的人,我去厕所,那人就到法官那告密了。


   那样一场庭审,容不得半点差池,如果找不到辩护律师的问题,对其助理下手、扰乱辩护思路,或许是他们一直谋求的手段。所以,从踏上重庆开始,我都时刻警惕。李庄案带给我的意义,不只是一场精彩庭审的现场观摩。


   六年了,完整的庭审笔录又将我带回了现场,看着笔录上的每一个字,庭审画面历历在目,犹在耳畔。李庄案庭审时,是中国律师最为团结的时刻,那时没有死磕派之争。它影响了很多法律人,改变了他们的工作经历,改变了同行的执业方向。能在执业初期,参与此案辩护工作,并现场聆听、二审记录,实为有幸。


六年了,李庄虽依然未能平反,但李庄案注定会成为中国法治史上的浓重一笔。现实是最好的剧本,李庄案是最佳的律政剧,我相信会有一天,有人将它搬上荧幕。



李道演 律师

20151231日凌晨1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