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色图:中国律师业值得期待 - 欧美色图

欧美色图:中国律师业值得期待

2012-12-23 17:35:59阅读:4381次

瑞典玲兰


 欧美色图:中国律师业值得期待

 

    这一期《杭州律师》出版的时候,新的《律师法》施行已经一个多月了。不出业界的预料,这部法律关于律师权利部分的内容,在实施中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关于无需批准的会见权,基本上被搁置。北京政法五家还出台了明显同该法不相符的文件,重新设定了48小时批准会见权。法律圈内出现这种用文件否定刚出台的法律的事,在新中国立法史上还真是少见。由于要否批准、要否侦查员在场,公安、检察观念不同,检察说不用批准不用陪同,看守所说必须有批准有陪同才可以会见,有的律师在看守所和检察院之间来回六七趟,才见到嫌疑人,比修法前反而更麻烦了。无独有偶,《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五月一日实施后,原以为律师的调查权会有个突破,但实际情况却是,工商机关按照该法规23条“第三方商业秘密需经其同意公开” 的规定,把企业档案分成内档外档,原来能够查档的企业信息反而都不让律师查了。国务院的《信息公开条例》成了《不公开条例》。说得再远一点,我国准备修改的《国家赔偿法》,多年来国家准备的赔偿预算都基本没有动,成了《国家不赔偿法》。类似的在中国依法治国的进程下发生的“进一步、退两步”、“大法授权、小法收权”、“法律在执行环节中衰减”的现象,已经太多了。而这种“衰减”的原因,大多来自于公权。依法治国的历程真的非常漫长,这已经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一个每天在发生的现实问题。

中国是一个权力观念根深蒂固的国家。法制的作用,是想给无限制的权力套上一点缰绳,稍微有点约束。因此,没有任何权力背景的中国律师,想用法律这个缰绳去约束权力,为民权争得一点地盘,难度可想而知。律师权力实际上并不是律师的,而是代表着一种公民基本权利。象《律师法》的扩权,于律师并无多大好处,相反会大大增加工作量和责任。律师权利扩大到何种程度,实际上体现了民权被保护的程度。江平教授说:律师兴则国家兴。这句学者语言深含政治哲理,同我们党和政府现在强调的“亲民政治”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果把公权和民权比喻为两片磨盘,当今律师就是这两片磨石中间的豆浆或者齑粉,处于这种冲撞的前沿。因为现代专业分工的社会,民权中的很多法律层面的企求,都是由律师运用专业知识进行过滤和梳理,去进行代言和实现的。很多社会进步中的碰撞,都会通过律师的执业活动体现出来。民权扩张是社会和谐的基础和必由之路。汶川大地震事件,我们的党和政府得到国内国际社会的一致肯定,主要就是因为建立在民权、民利基础上的高效反应和尽职工作,得到了民心的巨大回应,包括这样空前巨额的比政府拔款还多的自发募捐行动。

民权是一个广义的范畴,包括了公权力机构的人们的基本权利。公权执法者暂时不能理解《律师法》的规定,认为不合中国国情,在实践中不予执行,其实这种行为损害了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一些公民的基本权利。因为公权从业人员在很多情况下,也会成为公权约束的相对人。但是从执法地位出发,他们一时还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从我们现在的接触来看,公权力机关的人也不是出于自利的目的,而只是一种观念上的碰撞,并不是故意刁难律师。律师会见权的立法突破,在中国几千年的法制史中是一个重大转折。被告也有权利、一到案就可以见律师、这在中华法统中是不可想象的。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如果《刑事诉讼法》先于《律师法》修改,或者同时修改,很有可能会见权这一条规定就无法通过。因为无论从观念上还是司法实践中,中国好象都还没有作好这样保护人权的准备。这就象《行政诉讼法》,实施快二十年了,真正的立法目的仍然没有完全实现。

十三亿人口的中国,已经有十三万律师,正好万分之一,律师在中国还是稀缺资源,一支小小的力量。这一代的中国律师,注定要为国家法治进程付出等待和焦虑的代价。今年五月初,为浙江省律师协会举办的新律师上岗培训作《律师法》讲座,全省拟参加的新律师竟然有一千二百多人。而整个浙江二十多年发展,执业律师也只有六千多人。深深感到,中国的律师业真的是一个朝阳产业,中国的法治进程值得期待。如果把文革后恢复执业的秦国光、曹星、李国基、郑传本等老律师算作第一代,我们现在努力在激流中奋争的算作第二代,那么,国家开始正规法学教育、统一司法考试后选择这个行业的年青律师,可以算作第三代。他们遇到的将是一个更能有所作为的时代。我们前两代为中国的法治进程在探索、在承受、在经历着其中的甘苦哀乐;而第三代、第四代的青年律师们,将会享受国家法治进程加快、公权力机关人们法治观念更新、全体律师共同努力而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成果的好处,迎来一个真正能够发挥作用的时代。

中国的律师业值得期待,愿有更多的人们能够为此执着地努力。

 

作者: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副主任,杭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杭州律师》杂志主编。这是他2008年7月为《杭州律师》所作的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