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衡律师《刑法修正案九》修订建议稿 - 欧美色图

京衡律师《刑法修正案九》修订建议稿

2014-11-23 23:10:58阅读:10066次





京衡律师事务所


关于《刑法修正案(九)(草案)》

的完善意见


    [欧美色图按]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就刑法修正案九的修订问题,向京衡律师所发来征求意见函,京衡律师刑事业务委员会于昨天组织刑事律师进行了认真讨论,提出了意见。经我修订定稿,已经报送省人大反馈全国人大。本网同时发表,以引起全国法律界的共同重视和讨论。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

    省人大常委会就《刑法修正案九》的修订问题,向京衡律师所发来征求意见函,京衡律师所非常重视,刑事业务委员会专门组织刑事律师进行了认真讨论,现提出书面反馈意见如下,请转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参考。

 

修正案第一条:在刑法第三十七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十七条之一:“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五年内从事相关职业。

    “被禁止从事相关职业的犯罪分子违反人民法院依照前款规定作出的决定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情节严重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对其从事相关职业另有禁止或者限制性规定的,从其规定。”

   完善意见:这属于行为罚。

   根据《修正案说明》,是“根据有关方面的意见,完善了预防性措施的规定,对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五年内从事相关职业。”

    但“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指向不明,犯罪人员的从业限制由其他法律、法规进行规定更为合适。

 

修正案第二条:将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修改为:“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执行死刑;对于故意犯罪,尚不属于情节恶劣,不执行死刑的,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重新计算,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备案。”

  完善意见:1、涉及到死刑,应进一步明确何为“情节恶劣”。具体也可以在司法解释中明确,以防止司法裁量权过大。2、“对于故意犯罪,未执行死刑的”立法技术语言上过于含糊,应改为“对于故意犯罪,尚不属于情节恶劣,不执行死刑的”,一目了然。

 

修正案第六条:在刑法第一百二十条之一后增加四条,作为第一百二十条之二、第一百二十条之三、第一百二十条之四、第一百二十条之五:

    “第一百二十条之二以制作资料、散发资料、发布信息、当面讲授等方式或者通过音频视频、信息网络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或者煽动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一百二十条之三利用极端主义煽动、胁迫群众破坏国家法律确立的婚姻、司法、教育、社会管理等制度实施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一百二十条之四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物品、图书、音频视频资料,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第一百二十条之五明知他人有恐怖活动犯罪、极端主义犯罪行为,在司法机关向其调查有关情况、收集有关证据时,拒绝提供,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完善意见:

1、“极端主义”属新出现词语,语义、边界均不够明确,有扩大打击的危险,建议删除;

2、第一百二十条之四,“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物品、图书、音频视频资料”的行为,治安处罚足以惩戒,无需动用刑法,要防止阶段性实用主义立法,建议删除;

3、第一百二十条之五“拒绝提供证据”不应以刑事手段追诉,建议删除。

 

修正案第七条:将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修改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一)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

    “(二)醉酒驾驶机动车的;

    “(三)在公路上从事客运业务,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

    “(四)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的。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完善意见:如客运超载入罪,货运超载也应入罪,其危害性不比客运超载轻。

 

修正案第九条:将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一款修改为:“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以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完善意见:前一个并处罚金改为“可以并处或单处罚金”。给法庭一定的根据案情的自由裁量权。将行贿额“较大”和“巨大”加以区分。

 

修正案第十八条:在刑法第二百六十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六十条之一:“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完善意见:

1、对于负有监管职责的单位(如老人院等),疏于照看,情节严重的,也应进行处罚;

2、保护对象可以加上城市收容站中被收容人员。



    修正案二十条、将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三款修改为:“伪造、变造、买卖居民身份证、护照、社会保障卡、驾驶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修正案二十一条、在刑法第二百八十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八十条之一:“在依照国家规定应当提供真实身份的活动中,使用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护照、驾驶证等证件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完善意见:这两条中规定的行为,行政处罚足以达到惩戒目的,只有在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情况下,才应动用刑法手段。防止立法过苛,入罪面过大。身份证管理应当以治安法为主,而非刑法。

 

    修正案第二十八条:在刑法第二百九十条中增加二款,作为第三款、第四款:“多次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经处罚后仍不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多次组织、资助他人非法聚集,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完善意见:

1、该条规定同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相冲突,实践中已经有被滥用的实例,将公民的正常请愿、表达诉求行为作为刑事犯罪打击,长远看消极作用超过正面作用,不应作刑罚规定。用治安处罚足以惩戒。

2、“经处罚后仍不改正”指何种处罚?应明确,建议明确为多次行政处罚。

 

    修正案第三十二条:在刑法第三百零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零四条之一:“在国家规定的考试中,组织考生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为他人实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完善意见:“国家规定的考试”范围太宽,应作进一步明确界定。明确限定几类重大的国家考试。

 

    修正案第三十三条:在刑法第三百零七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零七条之一:“为谋取不正当利益,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严重妨害司法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侵占他人财产或者逃避合法债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从重处罚。

    “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与他人共同实施前两款行为的,从重处罚;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完善意见:第二款逃避合法债务的行为,与原刑法二百六十六条诈骗罪的“骗取”犯罪构成有所不同,有扩大犯罪构成之嫌。法理把握上将出现混乱。建议再酌。

 

   修正案 第三十四条:在刑法第三百零八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零八条之一:“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泄露国家秘密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公开披露、报道第一款规定的案件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完善意见:

1、“不应公开的信息”指什么,应予明确;否则将导致法庭为了掩盖违法和不当,进行恶意司法报复批评者。

2、第一款应限定为“在公开宣判前”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一经宣判,可以披露和报导。因为法律规定,所有不公开审判的案件,必须公开宣判。宣判后的对判决意见的上诉和反驳,不应被禁止。否则将严重违背司法公开性原则,为黑箱司法提供保护伞,使司法腐败和司法专横受到保护,得以流行。

3、同时修改《刑事诉讼法》,规定原审判法院和公安、检察机关,不得侦查、审判该类情由案件,作出回避规定。防止同一法院恶意报复司法。

 

    修正案第三十五条:将刑法第三百零九条修改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的;

    “(四)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

完善意见:

1(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的;(四)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外延过广。不听制止已经有司法训诫权和法庭制裁权,不应入刑。“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含义混乱,难以界定,操作性差,属于兜底条款,建议删除第(三)、(四)项。

2、同时修改《刑事诉讼法》,规定原审判法院和公安、检察机关,不得侦查、审判该类情由案件,作出回避规定。防止同一案件的公安、检察、法院恶意报复司法。


特此专报


京衡律师事务所


2014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