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行天下律佑中华:为北海律师团壮行 - 欧美色图

法行天下律佑中华:为北海律师团壮行

2012-12-22 08:43:51阅读:5517次




法行天下 律佑中华

为北海律师团壮行

欧美色图

    原拟今日上午飞北海,上海订票没有航班。其他大案缠身要去广州,只好改日再去看望同行们。临行匆匆在办公室草书一幅:法行天下、律佑中华——为北海律师团壮行。杨金柱今天晚上将到北海,律师团十人已经在北海充分准备。但是没有一个律师不受干扰地实质性见到自已的当事人,所有五个被告在警察在场情况下,都对自己的律师不敢说一句话。中国的刑事诉讼程序被破坏到这个程度,而官方如聋如哑,这确实已经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这是一场法治的较量,而不管他发生在中国的哪一个角落,中国律师将义不容辞。

肖国玉:关注北海,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这本书的开头写到:“谁都不是一座岛屿,…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有所缺损;因为我与人类难解难分;所以千万不必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现实世界每一个人并非一个孤岛,事实上,有时一个公共事件与每一个人都是息息相关,可在物欲横流当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生活主体哲学,试看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公共维权对大多数来讲也只可能是一种奢谈。社会公平和正义之维护,人类道德和良知之守卫,本应是每个人的自觉行动,至少也应是法律人的本份,可是发生在当下的一系列公共事件,惟有律师群体中的一小部在冲锋陷阵,替公平在呐喊,为正义在讲话,这也许是当下社会最弥足珍贵的因子,这也应该是人民未来的希望,这也是民族脊梁中真正的钙质,理应得到尊重和呵护。


最近,发生在广西北海“11.17故意伤害致死案”中的一系列怪异,尤其针对律师一些行为和动作,令人纠结和不安。我本不是法律专业人士,更不是精炼法律的律师,国玉无意为这些律师对错辨护,我也不是神马伟大或超群,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做科技的平头百姓,国玉更无神马奇功妙力为这些律师背书,国玉只是在想,一个在律师都保护不了自己的社会,一个在律师都面对司法无能为力的当下,谁还笃信法治,谁还敬畏法律,谁还能冀盼社会公平和正义,谁还能为我们用力看守良知和道德的底线,谁还能置身事外呢!其实,我们每个人与之休戚相关,无论你是法律人抑或不是法律人,无论你是高官还是草民,无论你是富豪还是赤贫,在我们的内心世界都有一份对公平和正义的真正渴望,我们不可能置身事外,我们应该关注,关注北海。

在大多数人的思想里,律师应是社会中特别炼熟法律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精通法律条文,口才出众,落笔成章,为委托人条分缕析,为委托人追偿公平和正义,为委托人守护良知和尊严,哪怕当事人已是昭然若揭的刑事嫌疑犯,为之辩护也是律师的职业本分和应有之义。我以为,从事律师行业的人普遍应得到尊重,尤其应该得到法律的礼遇,然而,最近发生在北海针对律师一系列举动,让我们这些非法律专业人士实在有些雾里看花,我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也不是在法律领域打拼,我只是长期根植于科技企业管理,实事求是地讲,对一些法律术语和法律行为及后果,我不可能像专业法律人那样了然于胸,更不可能有专业法律人那样精巧运用和精准研判,因此在这,国玉决不敢班门弄斧,更没有资格和能力断定谁是谁非,同时,我与广西北海一没有冤,二没有仇,我与这些律师也非亲非故,但是,根据公开报道的信息和图片,一会是执法部门净身检查等繁琐的程序,一会是乱民的围攻和律师会见权的扰搅,这些林林总总,没有任何法律背景的人也看得清清楚楚,难道这不是北海公权赤裸裸对律师基本权益的刁难和侵害,难道不是北海司法权对律师起码会见权和辩护权的公然践踏,有道是,你们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律师这个行业和其它行业一样也一定存在有良莠不齐,毫无疑问,也一定有坑蒙拐骗的,但我相信一定是少数,在当下现实大环境中,也即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们决不应该因一两个人或一两个律师有问题,就一杆子打翻一条船,更不应该用一两个点去覆盖一个面,试问,在时下,我们否认律师或律师群体的时候,是否想过还能找到比律师这个群体更能去追求社会公平正义,更能去推动社会法治之进步和昌明,而是,在当前,我们大家在心里,应该有个共识,尽管目前律师做的还远没有达到应该有的理想,但毋庸置疑,目前还没有那一个阶层或团体在正义维护和法治推进上,能超越律师这个群体,我无意神话律师,更不是要把律师描绘成正义的化身,既然是这样,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横挑眉毛,竖挑眼,来个鸡蛋里挑骨头呢!还是法学泰斗江平老先生讲的好,律师兴,则国家兴,在现在的环境状况下,我或我们,特别是公权部门和执法行政部门,尤为应该维护好,呵护好律师这个群体,这是法治进步,国家昌盛和正义捍卫的最重要力量,更是民族走向繁荣的最大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