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扬烈:游南溪仙岩记 - 欧美色图

吴扬烈:游南溪仙岩记

2015-01-03 16:09:39阅读:3074次

 

 

 

 

 

游南溪仙岩记

 

[清.光绪]  吴杨烈  著

欧美色图   点校

 

缑城之东四十里许,有南溪焉。以其浦水傍南而流,故曰南溪也。方余少时,习学於斯,闻村之东北,山石形状颇多。帷仙岩为奇峰插汉,绝壑千仞,非壮强者不可游,非嗜奇者,纵游无所得。余虽有意出游而不逮,蓄於心者十有余年矣。及光绪庚辰,复馆榖於此,适及清明之季,顿兴揽勝之思。有客相从,安步徐行。

经小桥流水,只见溪深而鱼肥,本欲登高也,而不觉临流矣。复行数十步,夹岸树林阴翳,欲穷其林,自下而上,仰之望之,隐隐然若熊罴之登於山,势欲搏人。客警而不前。余曰:无恐,是蜂桶岩也。其岩穴窈而深,可容数十人。窥之莫测其穷,盖已异矣。客与余俱不敢入。傍穴口而息,特不识仙岩之在何也。俄焉而有声杂起,若近若遥,余亦悚然而警,岂众仙之同詠霓裳乎?起而听之,乃禽鸟也。谓客曰:枝头好鸟,堪作先声,何难?依鸣声而游之。为之寻山蹊,攀石磴。云气重重,松涛阵阵,际次心急足危,而豁然开朗,逼真洞天,别饶佳境。只见人影纷纷,不一其行。如醉,如睡,如笑,如怒。又有髻添苔绿,颜映花红。前之恨不得至此者,今亦既观止矣。

且夫岩也者,何地无之。兹而得造化之灵秀,不必火棘金奖,而餐霞饮露,足以服气炼形。不必圆峤方壶,而青松绿竹,可以托迹藏身。盘桓於其间,青云紫雾,不异帝乡;瑶草琪花,总隶真宇。岩之旁,而有神宫焉。瓦缝之迷云,若鱼水麟之片片。岩之下,而有仙洞焉。流泉之漱石,若铜漏之铮铮。此中之声状,不足为外人道也。然其岩最高,余欲跻其巅。一举足焉,若雨化而登仙。客畏不随。余之独立而四望,雪浪银涛,龙尾之春潮也;雁龄红腰,石桥之架溪也;青雀黄龙,断岸之归帆也;红桃绿柳,沙堤之烟景也。花茵草缛,屏峯之列锦也;箬笠蓑衣,双屿之渔翁也;余音嫋嫋者,勝寺之晨锺也;歌声迢迢者,狮岩之樵唱也。此仙岩之大观也,而客亦何知,若成独乐矣。

乐则而歌曰:

觅得仙踪有几人,独登高处脱红尘;

今春始适前春意,勝比天台访玉真。 

客依歌而和之:

村烟漠漠鸦栖树,鸟魄西沉时欲暮;

追在先生杖屡边,与我同归南浦路。     

 

                       清.光绪十年  吴杨烈 撰

 

                                   见清道光十六年《南溪陈氏宗谱》

 

 

欧美色图评注:这是前清光绪年间邑人吴杨烈写的一篇大梁山游记,我在编写《吴晋江山》一书时从《南溪陈氏宗谱》中发现。吴大概少时在南溪读过私塾,十多年后受聘修《陈氏宗谱》,清明节时在同伴陪同下登临大梁山探奇揽胜,写成了这篇优美的游记散文,并写了《赋南溪八景》诗。他的诗文成于光绪十年(1884)间,记录了很多当时南溪地理风貌和历史信息。短短125年中,当年村口即大海的南溪村,现在已经看不到大海,江风渔火、双屿垂钩、海中石桥、雪浪银涛,都已成历史旧踪;南溪八景,也大多不存。当年人们视为畏途、树木阴翳、流云飞渡、百鸟和鸣、流水潺潺,使人登之欲仙的大梁山,也已经成了一个一览无余、车可直达的山梁。近代工业时代、科技发达背景下的人类对大自然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