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东风汽车公司1.4亿社保资金 - 欧美色图

谁动了东风汽车公司1.4亿社保资金

2015-01-28 20:00:54阅读:6191次

 

 

 

 

 

假存单、假定期、假印鉴、假对账单

谁动了东风汽车公司1.4亿社保资金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记者 | 陈露 李小根
 |
编辑 | 吕宗恕

2015年1月22日A7版

 

  高达数百万元的好处费,洞开银行内部数层通道,在里应外合作用之下,东风公司1.4亿元社保资金终被掏空。

 


       相关银行业人士说,存放在银行的社保资金被李志勇等“有心人”打主意,一方面因银行监管有疏漏,另一方面与东风公司社保中心有关人员的职业素质不无关系。

 


       这是一起震惊湖北银行界的金融诈骗大案。

 

因牵涉银行之多,金额之大,且是社保资金,又涉及知名公司,此案自事发之日就未能及时见诸报端。直到被告人王艳等不服判挪用公款罪而上诉,到二审才浮出水面。

 


2015年1月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李志勇等8名被告人挪用公款等罪,一宗不为人知的社保资金诈骗案才得以公开。

 


第一被告人李志勇,2000年到2010年共十一年间涉案13起先后骗取6.27亿元,其中有一起是东风汽车公司(以下简称“东风公司”)的1.4亿元社保资金。

 


一并涉案的王艳,当时是东风公司社保中心计划财务科科长。

 

事发银行相关工作人员未能抵挡住高额好处费的诱惑,为犯罪分子套走社保资金大开方便之门。图为中信银行武汉梨园支行。李小根 ❘ 图
真存款换来假存单2006年底,李志勇认识了时任中国建设银行武汉江岸支行永清支行(相关证据显示,该分行又名永清分理处)行长陈科。李声称自己的公司需要资金运转,跟陈科提出自拉存款到永清支行,希望陈能将这些存款作为质押,再给自己放贷款,并许诺事成后给予高额好处费。出乎意料,陈科不但自己同意帮忙,还拉来一位柜员合作。

 

2007年3月,李志勇通过关系联系到东风公司社保中心计划财务科科长周华。作为好处费,包括周华在内的关系人可分得全部存款的2%。

 


2007年4月4日、16日,东风公司在建行永清支行分两次开户共存入2000万元,并将活期存款转为定期。彼时,从银行柜台递出来的,是早已准备好的假存单。

 


据李志勇交代,他通过该支行陈科(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帮忙,通过有关手段私刻了该支行公章和柜员私章,当东风公司前来办理存款业务时,要求银行柜员将其事先伪造的假存单交给存款单位。

 


真的2000万元存单去哪了?李志勇拿着真存单,在陈科的帮助下,冒充东风公司人员,于2007年4月29日,成功获得建行江岸支行放出的1800万元贷款。

 


此回合中,李志勇共拿出30万元好处费。陈科分得16万元,相关银行柜员分得3万元。
假定期与真活期2007年4月,陈科由建行永清支行调至本市建行的解放路支行,将协助作案的柜员一并带了过去。
2008年10月,需要用钱的李志勇再次找到周华,试图再次引存东风公司资金。这次,李志勇更大胆,给中间人的好处费也升至5%。
到建行柜台,开户,存款,活期转定期。同样的方式,东风公司又分两次共存入2000万元,定期1年。到期去取时,却被告知不但存单是假的,账户里的钱压根就没办过“活期转定期”业务。据相关证据显示,去取钱的东风公司工作人员大闹至晚上九点半,李志勇从银行走出,自称是副行长,会尽力解决此事。

 


经查,其中一笔资金1000万元,于存款当天即被李志勇派人转走。

 


上一个阶段李志勇只是用假存单调换了真存单,东风公司的定期存款业务可查,为何这一次定期却又查不到呢?

 


原来,李志勇在得知东风公司已到解放路支行开户后,即让事先约好的银行柜员将东风公司留存在银行的有关核心资料复印一份给自己。资料上有东风公司及有关人员的印章,根据资料,李志勇私刻了东风公司转账所需的所有印章,同时,根据东风公司开户账号,李志勇再次炮制了两张假的1000万元定期存单。

 


2008年11月28日,东风公司财务人员到建行解放路支行通过支票转入1000万元。在办理活期转定期业务过程中,柜员将李志勇事先做好的假存单给到东风公司财务人员。后来,银行工作人员将东风公司递进来的1000万元转账支票转给了李志勇。而李随即指使自己公司财务人员利用私刻的东风公司公章,将1000万元转到自己公司的名下。

 


同样的操作方法,2009年2月18日,李志勇又转得东风公司1000万元。此过程中,建行相关职员获得5万元好处费。

 


彼时,东风公司社保中心持有四张假存单,因尚未到取款期,并未被人察觉。

假印鉴开户,偷梁换柱2009年9月,东风公司新的社保中心计划财务科科长王艳上任。据了解,王还考上了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同月,李志勇通过关系找到王艳,希望通过给中信银行拉存款方法贷款。知情人士透露,东风公司社保中心账目上常年有二十多个亿。
要想把东风公司的社保资金拉到自己目标银行,李志勇找到中信银行武汉梨园支行客户经理王凯做自己的银行内应,开出的好处费为400万元或存款总金额的1%-2%,外加一辆价值40万元左右的皇冠车。起初,王凯没有答应,原因是“东风公司的户很大,比较敏感,风险很大”。后经李志勇反复游说,加上王凯之前已为李志勇挪用5000万元客户资金,被李志勇视为把柄,最终不得不答应。

 


几经沟通,中信银行以法定利息之外并加0.55%的溢出利息条件,拉到东风公司1亿社保资金作存款。

 


2009年9月18日,该行梨园支行客户经理前往东风公司,“上门服务”开户。

 


事后查明,东风公司在中信银行武汉梨园支行的真正开户时间是9月21日,有三天的时间差。

 


这三天发生了什么?

 


原来在18日那天,王凯在拿到东风公司的开户资料后,并未回银行,而是去找了李志勇。所有开户资料,全部到了李志勇手上。3天时间里,李志勇托人从外地精心复刻了核心资料卡上的东风公司相关印章,并将《授权委托书》上财务人员姓名作了手脚,预留电话改成自己的号码。

 


案发后王凯承认,“上门服务”是违反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规定的,这一点也得到了该行有关负责人的证实。但之所以仍选择“上门服务”,就是为上述操作争取时间。而据东风公司出纳介绍,除建行要求其公司必须到柜台办理开户外,其他银行均可“上门服务”,因此中信银行的行为并未让他们怀疑。

 


9月21日,李志勇的公司财务拿着“包装”好的开户资料来到中信银行武汉梨园支行。在王凯的帮助下,用假的印鉴卡开了真的东风公司账户。在这个表面为东风公司所有的账户上,实际上只有李志勇手中的假印章才能取钱。

 


据当时负责开户的柜员回忆,“开户资料均为复印件,没有原件”。按照相关要求,负责审核的工作人员需给东风公司打电话核实开户信息。中信银行武汉分行结算运营中心一副经理也称,“他们确认给公司公司打过电话,询问是否开户”,但忘记是否确认授权人的姓名。

 


如果确认,该户就开不了。因为被李志勇更改后的授权人并非东风公司工作人员,后面的一切原可以避免。
1.4亿社保资金被掏空开户成功,东风公司转入1亿元社保资金后,李志勇开始谋划怎样能把1个亿套走。
9月24日,李志勇让公司财务去转账,金额是4800万元。为此,李详细部署了转账步骤。中信银行武汉梨园支行规模较小,像东风公司这样的大客户如果大额转账势必引起注意,李志勇交代公司财务人员把资金先转到建行解放公园路支行的东风公司账户。


该财务人员在填写转款信息时,因少写了一个“元”字,导致当天转款没有成功,这让李志勇大为光火。当晚,李志勇即把所有资料给司机,让司机明天一早接上财务,再去银行转账。

 


9月25日,财务人员在李志勇的吩咐下,填写了3张电汇凭证,分别为一张3200万元和两张2400万元,共计8000万元。据负责审核的中信银行武汉梨园支行会计主管事后回忆,“填写过程多次出错,重新写了好几次”。

 


就在李志勇的公司财务人员在中信银行转款时,碰巧东风公司的财务人员也来该行拿进账回单及定期存款单。相关证据显示,王凯一边帮李志勇财务填转款单,把东风公司的8000万元转走;一边给东风公司财务一张进账回单,以“行长不在,定期存单需行长签字”为由,拒绝给出定期存单。

 


正常来说,银行每段时间会与公司客户对账。开户时,李志勇的公司财务人员特意向银行强调,东风公司对账单不需要邮寄到公司,由其亲自来对账。9月30日,东风账户上的1亿元只剩2000万元,被李志勇的财务人员盖章通过,而中信银行在比对预留印鉴后,也通过了系统认证。

 


10月10日,李志勇再次指使财务人员拿着已填好的电汇转账单到中信银行武汉梨园支行去转账,这次是将剩下的2000万元转给自己名下的另一公司。

 


至此,东风公司存在中信银行的1.4亿元社保资金被全部掏空。

 


这期间,东风公司55万元溢出利息也正常到账,并收到了王凯送来的定期存单,只不过是假存单,但未引起怀疑。就算后来对账公司邮寄来的对账单的账面仅有164.2元,东风公司仍未发现破绽。

 


事后查明,东风公司认为这笔钱是活期存款的利息,就在对账单上盖了章,并把对账单寄回了中信银行。诡异的是,假印鉴开的户,真印鉴的对账单也通过了中信银行审核系统。

 


直到2010年1月,东风公司在建行解放公园路支行一笔1000万到期,去取时被告知是假存单,且假存单被没收,才发现公司社保资金账目出了大问题。
又到风口的社保资金社保资金被有心人打主意,这不是第一次。
2006年的上海社保贪腐案,轰动全国。34.5亿元社保资金被挪用,28人被控,其中牵涉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


与职工医疗、养老息息相关的社保资金,堪称“养命钱”。集结起来的社保资金,如何管理?如何投资?其实,国家早有规定。

 


2001年12月,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暂行办法》。按照办法规定,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的范围限于银行存款、买卖国债和其他具有良好流动性的金融工具。“银行存款和国债投资的比例不得低于5%,其中银行存款的比例不得低于10%。”

 


据东风公司内部人士介绍,东风公司的二十多个亿社保资金,“不是存在这家,就是存在那家”,而且,其存款均是按照内部体系一级一级签字批准后的公司行为。

 


相关银行业人士对此表示,存放在银行的社保资金,被李志勇等“有心人”打主意,一方面因银行监管有疏漏,另一方面与有关社保中心从业人员的职业素质不无关系。

 


在中信银行账户上8000万元被转走的当天,就在现场的东风公司财务人员没有如愿拿到定期存单。事后调查发现,其当时并未向银行买过支票等金融票据,进而无法进行活期转定期业务,更谈不上有定期存单这回事。但后来东风公司还是收到了王凯送来的假定期存单,只不过当该公司王艳怀疑存单颜色不对时,被王凯以“印刷批次不同”搪塞了过去。

 


在这起不为人知的诈骗社保资金大案中,主谋李志勇获刑20年,而东风公司社保中心计划财务科科长王艳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

 


“怎么就构成挪用公款。”这让王艳的辩护律师不能接受,这是典型的金融诈骗。而王艳的哥哥甚至怀疑妹妹在案发后遭遇刑讯逼供。

 


2015年1月8日,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期间,当辩护律师询问王艳本人是否受到刑讯逼供时,公诉人立刻抗议,“这与本案无关”。在辩护律师阐述相关性后,被审判长允许继续发问,但提问的话音刚落,检察院公诉人予以制止,“王艳你可以不回答”。随后,审判长宣布休庭10分钟。再开庭时,已经换成下一个被告人,王艳没有再出来。

 

(文中王艳、王凯、陈科、周华系化名)